“智取”停車難,“共享停車“在路上

作者:丁丁停車 發表日期:2018年7月23日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報紙

早在2013年末,還在北京一家律所當合伙人的宋珂就開始打起“停車位共享”的主意。第二年春天,他跟在美國國家儀器做高級應用工程師的申奧說了這個念頭,問他能不能做出一種用手機遙控升降的智能車位鎖,通過它,將車位連入互聯網,讓車位主人能在自己不用車位時,將其分享給他人。幾個月后,申奧拿出了第一版智能車位鎖雛型,兩人各自辭職,投身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浪潮。

  

2017年以來,北京、上海、廣州、西安、洛陽、濟南等地都開始鼓勵和試水“共享停車”模式。例如,此前已提交北京市人大一審、并將于本月進行二審的《北京市機動車停車管理條例(草案)》提出,個人或單位可以開展停車位有償錯時共享,停車設施管理單位應當予以支持和配合,并提供便利。

  

在不久前召開的北京市機動車停車立法座談會上,6家停車相關企業受邀參會,宋珂和他成立剛滿3年的丁丁停車,作為車位共享領域業內較有影響的代表也在其列。熬過3年初創期,他覺得現在做事情越來越順了,“剛開始去哪都沒人理,現在,大家越來越認可這樣一種模式。我們這么年輕的一個小企業,立法會也會讓我們參加,政府也會采購我們的產品和服務。當然,困難也還有很多。”

需求催生“共享停車”   

“有輛車容易,找車位太難”的背后是每個車位一天空置14個小時的嚴重資源浪費

  

宋珂曾經工作的律所,位于北京東直門的一幢寫字樓上。所里600多個律師只分到大廈的4個固定車位。于是,他們每天要么找附近的商業停車場,花百八十塊錢停車;要么冒被罰款的風險,把車停道邊;要么開車去周邊小區,跟看門大爺“談判”,花20塊錢進去停上一天。“你會發現居民區的停車位白天都很空,很多用地鎖鎖著,沒人能用。”宋珂說。這其實是人們習以為常的場景:白天,寫字樓車庫車滿為患,找車位找到上班遲到,小區車位卻大量空置,到了晚上,情況又恰恰相反。

  

近日,由北京市交通委牽頭組織、歷時近兩年的北京市停車資源普查報告發布,再次用數據告訴人們,擁有一輛車容易,找一個車位有多難。根據報告,北京市城鎮地區停車位總量為382萬個,其中205萬集中在五環內,而據北京市統計局此前數據,截至2016年末,全市民用汽車已達548.4萬輛,其中,私人汽車452.8萬輛。報告同時指出,全市城鎮地區居住停車缺口達129萬個,供需矛盾突出,而公共建筑區域夜間閑置停車位約81萬個,擁有巨大的錯時停車共享潛力。

  

如果能讓居民把白天空閑的車位貢獻給周圍上班的人,而寫字樓把夜間停車位開放給周邊居民該多好——嚴重的資源閑置和龐大的需求催生了“共享停車”模式。

  

“你知道一天24個小時,一個車位上有多長時間是有車停著的嗎?”宋珂問,從使用其產品將閑時車位出租的數據分析,他說這個數值在40%左右,這意味著一個車位一天有14個小時是空著的。少量車位甚至空閑時間更長,“我們有用戶一年下來,車位分享總時長在200天以上,這意味著他在小區里買了房,但沒有住,車位也空著沒用,而我們的目標,是減少停車位資源的閑置浪費,提高停車位使用率,讓各種車位每天都盡量長時間地有車停放。”

科技“鎖”出來的共享經濟   

車位要共享,需要能鎖住車位使用權的智能鎖。通過技術攻堅,現在,微信可以直接操控智能鎖

  

在稍顯雜亂的辦公室里,申奧一會兒搬進一個智能地鎖,一會兒取來一塊電路板,一會兒又掏出幾個手機,向我們介紹實現車位共享的方式與技術。作為一家技術導向型公司,目前,丁丁停車已擁有3項進入實質審查階段的發明專利和5項實用新型專利。

  

“現在所說的共享經濟,里面一定都有一個智能鎖的機制。比如摩拜和ofo,如果沒有鎖就只是普通自行車,共享充電寶刷卡才能拿出來用,也有鎖的存在。車位要共享,同樣需要一個鎖,鎖住車位的使用權。”他邊說邊打開手機,分別用APP和微信演示控制車位鎖升降、實現車位共享的流程。

  

擁有車位的用戶先通過APP設置好自己出租車位的時間,比如晚上6點前車位可用,當他將汽車駛離,并通過手機升起智能地鎖后,該車位就顯示在丁丁停車平臺上。其他車主可通過APP、微信公眾號或小程序搜索目的地附近的閑置停車位,提前預約,獲得車位鎖使用授權,此時,鎖的升降僅由該車主控制,直到其使用完畢,車位擁有者則會收到車位已出租的通知。當然,車主也可以不預約,到達目的地后再對被分享的車位進行掃碼使用。對于今天已很熟悉摩拜單車使用方式的人們,這套流程聽上去很好理解。   

“我們其實是在普通車位鎖里,加了一塊自己的智能電路板。”最初,申奧采用SIM卡通信模式中的短信來實現手機對車位鎖的控制,結果發現發短信又貴又耗電,每次使用還有短信投遞的10幾秒時間延遲,在沒有信號的地下停車場,這種技術就更成問題。

  

2014年末到2015年初,通過對技術趨勢的預判,他們決定以當時在手機上使用還不廣泛的低功耗藍牙技術來實現手機與車位鎖之間的通信,以此將延遲控制在5秒內,車位鎖充一次電的使用時間也被延長到半年。為了方便不愿下載APP的臨時停車車主,2015年末,他們又打通技術壁壘,實現了微信對車位鎖的直接操控。

“車位共享”帶來的變化與玩法   

“我們公司現在很多人就指著這個停車,一小時3塊錢,一天也就20來塊,比原來便宜多了。”

  

作為最早一批用上“共享車位”的人,公司位于中關村北三環西路、家住奧林匹克森林公園一帶的陳青十分歡迎這一新事物的到來,他說自己每天都在為停車“飽受煎熬”。“家里沒車位,晚上回去就開車轉,見縫插針找地方停。有時真找不到,煩得不行,只能扔路邊,運氣不好就給你貼條。到公司也沒車位,停旁邊商場,停車費跟來回打車差不多。”去年,陳青公司旁邊的滿庭芳園小區,80多個車位換上了智能車位鎖,“我們公司現在很多人就指著這個停車,一小時3塊錢,一天也就20來塊,比原來便宜多了。”陳青希望北京未來到處都能找到這種共享車位,“現在還是太少,能用的地方不多。”

  

把車位鎖鋪進滿庭芳園跑了一整年,宋珂對手上的成績比較滿意,“根據數據分析,過去一年,我們解決了周邊900多人、12000多次停車,將原本這些車位的使用率從40%提高到75%,相當于增加了一倍的車位。停車費所得由業主、我們平臺方和小區物業按比例分成,這么一年下來,收入在1000元以上的業主有30多個,其中收入最高的靠分享車位賺了5000多塊錢,這應該是原來車位長期閑置不用的一個業主。”宋珂說,“我認為這件事的價值,在于沒切任何人的蛋糕,而是做的增量,幫所有人省錢、賺錢的同時,我們還能有自己的收入,這就很有社會價值。”   

據介紹,面對復雜的停車難題,“共享停車”還有另外一些玩法。例如,通過程序設定,讓停車場中某些特定車位僅供某家公司的職員使用,又或者讓一個小區內的車位鎖僅對小區業主開放。

  

他們曾參與2016年北京市朝陽區和平家園社區的老舊社區智能停車改造,該社區建于上世紀50年代,體量龐大、人員眾多。社區內有多家社會單位,過去臨停收費價格又低,一度每天都有大量外部車輛涌入,各區業主也常開車去其他區互相搶占車位,發生過不少糾紛。小區車位安裝智能車位鎖后,達到了各區居民都在自己單元樓附近停車的目的。同時,社區出入口安裝的智能道閘可以識別業主車輛、親友車輛、內部單位車輛、外部臨停車輛等不同車輛類別,進行不同檔位的計價。

共享模式難在哪,何時能成規模   

可供分享的車位達到一定數量,才能吸引車主來停車,而一個智能車位鎖定價800元,如果不能保證有人來停車,很多業主不愿花這筆錢

  

過去兩年,丁丁停車已在北京三環內200多個小區,安裝智能車位鎖4000余個。相較北京龐大的車位數和停車需求,這個數字聽上去如杯水車薪,“共享停車”類企業的運營推廣之難從中也可見一斑。車位共享的原理聽上去很簡單,但卻涉及眾多業主和小區物業等多方群體,一定費用的信息化改造也需要有人買單。以丁丁停車為例,盡管從理論上,要分享自己的車位,車主只需自行購買安裝智能車位鎖,但一個停車點一旦沒形成一定數量的車位可供分享,僅靠一兩個車位是很難有效吸引車主前來停車的。同時,一個智能車位鎖定價800元,一個普通的電子遙控地鎖價格在400元左右。如果不能保證有人來停車,很多業主不愿花這筆錢。

  

有段時間,宋珂和申奧常帶著團隊一個小區一個小區跑,一家物業一家物業談,也嘗試過以免費送地鎖的形式進行推廣,回頭看,效果都有限。但現在,他們似乎對推廣不再那么憂慮,人們談論車位共享時總會提出的一些問題,在他們看來,也沒有那么難解決。

  

一方面,政府對共享停車模式的鼓勵和重視給共享停車企業帶來更多機遇。自去年起,丁丁停車基本由自己做小區推廣轉向跟政府合作,做小區停車的整體改造。最近,他們正在做北下關街道停車需求調研。今年6月底,丁丁停車與北京市海淀區北下關街道辦事處簽署了授權委托書,計劃在這一地區的6個社區進行試點,并于年內完成停車缺口摸查,設計出整體的共享停車方案。另一方面,隨著技術的成熟和跟車位鎖生產商之間良好關系的建立,丁丁停車逐漸找到與廠商合作的更優方式,這使其今年以來,在全國各地鋪設智能車位鎖的速度比過去兩年快了數倍。

  

對于很多人關心的憑卡出入的封閉式小區如何搞車位分享,宋珂介紹,物業人員可以從免費的物業端APP上看到哪輛車租用了小區內哪個車位,對相應車牌號的車輛放行。而在配備了與共享停車APP后臺相打通的智能閘機系統的小區,閘機會識別出使用APP租用小區車位的車輛,自動抬桿放行。一些業主擔心如果將車位共享出去,租用者可能會超時停放,影響自己的使用。宋珂說這種情況,超時車主會被加收高額超時費,付給車位擁有者。還有擔心安全問題的小區,申奧說可以考慮實施實名制,比如與附近的企業合作,車主出示工牌等才可進入等等。

  

事實上,與以上這些問題相比,當下的停車企業可能普遍更擔心另一個問題——在8月召開的北京市機動車停車立法座談會上,參會的多家停車企業提出的第一個希望,是立法后政府有關部門能嚴格執法。無論對建立體車庫來增加停車位數量的企業,還是通過停車共享提高車位使用率的企業,執法嚴格與否都會產生巨大影響。“如果路邊可以隨便停車,不用花錢,哪怕你做得再好、車位再便宜,誰會來用呢?”申奧說。丁丁停車曾在一個周邊有數棟寫字樓的小區做推廣,最后以失敗告終。盡管這一地區路邊停車位的標價是每小時10元,而共享車位標價每小時5元。有車主告訴他們,你們去停車是一小時10塊,我們去停是20塊錢一天。挑戰還有很多,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宋珂、申奧,和正投身“車位共享”領域的許多創業者們始終抱有一個信念:未來,“共享停車”或將改變幾億人的出行方式和停車習慣。“可能需要起碼5到10年,”宋珂說,“我們這些企業都還在發展曲線的極前端、極前端。”